1. <menuitem id="0lmka"><dd id="0lmka"></dd></menuitem><source id="0lmka"></source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0lmka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noscript id="0lmka"></noscript>
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0lmka"><option id="0lmka"></option></video>
                <noscript id="0lmka"><kbd id="0lmka"><tr id="0lmka"></tr></kbd></noscript>
              1. 批準單位: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 廣東省編辦  主管單位:廣東省社會科學院  主辦單位:廣東省省情調查研究中心
                廣東省省情調查研究中心
                廣東“讓孝聲飛•暖心護巢養老工程”啟動
                省情通行證.
                用戶名  密碼  驗證碼     
                省情發布 >> 民情民意 >> 買賣微信群折射網絡治賭還需加把力
                買賣微信群折射網絡治賭還需加把力
                2017-5-10  來源:南方日報

                [字體調整: ]

                  “微信之父”張小龍在數次公開演講中反復闡釋過希望用戶合理使用微信的初衷。比如,他曾倡導“讓用戶用完即走”,目的是不希望用戶變成被微信黏住的“手機控”;他還強調“一切以用戶價值為依歸”,力圖避免其淪為過度商業化的工具。然而,就像張小龍同時也承認“確實給不出一個特別明確的東西”一樣,估計這位創始人怎么也不會想到,如今部分微信群都成了商品。日前,接連有媒體報道,一種號稱“不卡群”的微信群成了被神秘買家收購的新寵,其真實目的則指向微信搶紅包賭博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利用微信搶紅包聚賭,是近年新出現、備受各方關注的一種網絡賭博現象。作為微信內置的一款特色功能,“搶紅包”因融合了傳統的“逗利是”習俗和現代社交功能,一經推出就受到用戶極大歡迎。然而,恰恰是“搶紅包”本身的社群屬性和規則的隨機性,給一些別有用心者抓到了“漏洞”。只要上網略加檢索,不難看到諸如“搶紅包當心賭博陷阱”“小伙沉迷微信‘搶紅包賭博’游戲一年輸掉200萬元”,甚至有參與者形容“血淋淋的,押下去是一串沒有感覺的數字,玩完才發現輸了一大筆,這比現實中的賭場恐怖太多”。這樣的現象當然不會是微信創始人的初衷,但卻著實成為“互聯網技術是一把雙刃劍”的鮮活案例。相信沒有多少人會因此而主張完全取消搶紅包功能,在一個技術日新月異的年代,一味封堵無異于因噎廢食,但我們也不能對技術帶來的問題視而不見,甚至因過分低估而放棄主動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技術漏洞首先要從技術上彌補。微信官方公眾號“微信派”去年6月15日曾宣布,將進行限制該群功能使用的處理,對涉賭博違規賬號,將根據違規程度按照階梯性處罰原則進行限制功能、賬號封停處罰。一定程度上說,“不卡群”受一些買家追捧,既是“技術打擊”的結果,又是“技術打擊”下提出的新問題。對“不卡群”,網上常見的定義是指那些發紅包不會出現延時、卡頓的群,但到底是不是這樣、究竟有多大“好處”需要進一步確認。無論如何,“不卡群”的存在至少說明,在微信治賭格局下還有“例外”,暴露了或技術或監管方面的漏洞,有說法是“不卡群”是在批量注冊過程中特定尾號自動對應產生的,也有說是利用外掛控制生成的,等等。至于真實情況如何,需要微信官方履行好自身監管職責,從技術上加以完善,這是前提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作為一款有著社交屬性的工具,對微信賭博的治理還不能脫離社會層面,需要從虛擬對應、對接到現實中來。查閱一些微信聚賭案的庭審辯論不難發現,雖然早在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檢察院、公安部聯合發布的《關于辦理網絡賭博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》中,已將利用互聯網、移動通訊終端等傳輸賭博數據,組織賭博活動認定為“開設賭場”行為,但現實中操作上,在搶紅包與賭博的界定、組織者與參與者的區分,以及責任認定等方面,還存在需要進一步完善的地方;對轉讓“不卡群”者如何認定其是否參與實施或為犯罪行為提供了幫助,同樣需要法律給出更具操作性的認定規則。重要的是,類似“搶紅包賭博”這樣的網絡賭博,往往存在“發現難、核查難、取證難、打擊難”的特點,需要相關方面以更加積極主動的姿態,強化打擊的有效性,提高治理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對微信賭博現象,馬化騰在去年中國“互聯網+”峰會上將其稱之為“‘互聯網+傳統通信方式’帶來的新問題”。治理這類超越技術本身的問題,需要技術和治理模式的兩條腿并行,才不致“走”起來歪歪扭扭。(來源:南方日報 作者:子長)


  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          無相關內容
                網站介紹網站地圖隱私聲明意見反饋聯系中心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8 廣東省情調研網 gdsqfb.org.cn,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        廣州市天河區天河北路369號大院
                技術支持:廣東省省情調查研究中心 信息辦
                粵ICP備09148158號-5jack
                建議使用 IE 版本瀏覽器訪問本網站
                娜娜操在线视频